关于健康码的一点想法

“绑架”

某中部省份(下称H省)的健康码和某电子支付巨头(下称A公司)“深度合作”,H省健康码事实上是H省用A公司的应用(下称A宝)推广开的。

本来H省就有自己的政务APP某汇办,其中也提供健康码,但认可度并不高。一方面,很多人压根没听过H省的政务APP某汇办,连部分政府单位的门卫保安都不知道;在出入一些单位时,我曾尝试出示某汇办健康码、用某汇办扫码通行,但都不被承认,门卫保安坚持要用A宝健康码。另一方面,很多场所张贴的场所二维码只能用A宝才能扫出来,用政务APP某汇办扫不出来;我不确定是不是A宝的原因,又或者是相关场所在导出场所二维码时操作失误。在当前的特殊环境下,很多人就这么被“绑架”,不情愿地成为了A宝的用户。

其实无论是A宝还是某汇办,其中的健康码都是H省的健康码,都是同一个接口。在最初推广健康码的时候,H省的文件中就给出了某汇办和A宝两种方式。文件本意是考虑到很多人都用A宝,但用某汇办的人并不多,所以为了方便群众,提供A宝作为一种便利的健康码使用方式。可是到了落实阶段,就出了问题。很多社区和单位都只言A宝,闭口不谈某汇办。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只认A宝不认某汇办的局面。

另外,我在A宝的城市服务业务合作规则中,发现了一个健康码物料铺设激励方案。似乎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会形成当前这种局面。

健康码不是一个好主意

其实从一开始,我就不太认同健康码这种做法。现在的健康码基本上就是一个带颜色的二维码,无论是传统条码还是二维码,扫描这个码读取信息才是关键。可看看现在的健康码呢?有多少地方的工作人员让你出示健康码后,他们会去扫描你的健康码读取信息来核验?至少我接触的大多数地方,都只是让你出示健康码,然后工作人员用他们的人眼来“扫描”你的健康码。好一点的,会检查一下你的健康码是不是截图;差一点的,只扫一眼看看是不是绿码就放行了,甚至有的让人出示健康码之后连看都不看。这样的健康码,真的有必要吗?按照目前的情况看,健康码只起到一个状态指示的作用,是绿还是黄或红。完全没必要弄个“码”,毕竟没多少人去扫描。

有一种说法是,“健康码最重要的作用是信息比对和追溯”。我不知道信息比对和追溯是如何通过一个主要依靠人眼来识别的二维码实现的。一种可能是,现在很多地方都有场所健康码,进入之前需要扫码登记信息;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直接扫码登记就好,出示个人健康码完全是多此一举。另一种可能是,出示健康码时会记录位置信息;我认为这种可能性也不大,因为没有开启定位的手机也可以出示健康码;如果说通过基站定位,那么就完全没必要检查通信行程卡;此外,很多地方的新闻也都提到社区可以为老年人打印纸质实体健康码,这种健康码更加无法实现定位功能。

从目前的做法来看,大家真正想要的不是健康码,而是能够记录一个人的行程轨迹,能够核验一个人在数据库中的状态是低风险还是中风险或者高风险,并且保证这些信息的真实性和可信度。通过现行健康码让人主动声明健康状态、主动登记行程信息并不是一个有保证的做法。

其实刷身份证核验、登记是一个更好的方法,有些地方已经开始这么做了,但我没指望这种做法能够推广开来。

《关于健康码的一点想法》有5条评论

发表评论